溟卿

北欧神话【三(上)】

没什么好说的,直接放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pk吗?”唐柔握完手直入主题,向叶修发起来挑战。叶修了然,点了点头,“比什么?”“精神力。”
精神力,驾驶机甲的本源力量。普通人通过强悍的精神力驾驶机甲可以和源道士打成平手。源道士是可以自己控制身体里的源的人,通过锻炼自己的精神力而升级。所以说在这个世界里,精神力是必不可缺的。“来赌点什么吧。”叶修提议道。
唐柔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叶修会大大方方的提赌注,“好。”
“柔柔,叶修……”老板娘有些担忧。
“没事的。”“没事的。”两道声音同时想起,陈果见两人都一脸无所谓,便也不好说什么。但还在暗暗担心。
唐柔看向叶修“那我们赌什么呢?”“一个光脑。”“好。”唐柔虽然疑惑,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了。“还要什么吗?”“没了。”
唐柔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暗暗疑惑:叶修他要光脑干什么?
光脑,40世纪人手必备,相当于衣服之类的日常品。说夸张一点,40世纪的人离开了光脑就基本没用了。
“来吧。”唐柔朝叶修伸出自己的手,叶修反握上去,同时开始施加自己的精神力。
这是最普通的精神力pk的方法,但比其他的安全多了,可以知道胜负,又不会伤害到双方。所以现在人们都喜欢用这种方式pk,要知道精神力受损可比断手断脚严重多了。
开始了,陈果一边想,一边拿起一块布擦了擦自己手心里的冷汗。
唐柔,她自己知道,能力杠杠的,多少次别人来找茬都是唐柔帮她打出去的她很清楚。现在她的酒吧之所以能在这红灯区安安分分占着好的地段,唐柔功不可没。
叶修这家伙,能孤身一人从红灯街头走到她的酒吧里也是很可怕的。
陈果转身不忍心看着场胜负了。谁输谁赢她也不确定。陈果让旁边看热闹的人小声点。她现在唯一能坐的就是帮他们创造一个利于集中精力的环境。

北欧神话【二(下)】

刚刚看了一下上篇
发现自己好像是个国吹
唐柔妹子出来了
离开启军部副本也不远了
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话题转回来。要说起虫族,那就是一种令人头疼又厌恶的存在。
在人均年龄几百岁的星际时代,虫族每500年来一次,一次要打上30年左右。据计算,百分之七十的人活着的时候有过虫族来袭。
在人百年岁月里,战斗30年固然不多,但在战后修复确是要好几十个30年。不说死亡人数,就论文化遗失也够政府心疼的睡不着觉。
但庆幸的是每500年都有一批军事奇才,在军校毕业后上战场斩杀虫族。
而叶修要做的就是以一个o的身份在战场上英勇杀敌,在一大片a中脱颖而出,从而赚够足够的名望。
当然,他有一个必要的条件要去达成——那就是考入军校。
虽然他现在还没发育完,别人看不出是什么性别,可这身体是他自己造的,他清楚肯定是o。
就是不知道军校在他性别发育完后会怎么办,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也许会分开训练吧。
“老板娘呢?”叶修在吧台前坐了半个晚上,平常最早下楼整理吧台的老板娘居然到现在还没出现。
“奥,老板娘去接唐柔妹子了。”酒保拿着一块布擦着手中的玻璃杯。
“唐柔?”“嗯,老板娘最铁的朋友。前段时间有事不在酒吧,今天回来。”“这样啊。”
说曹操曹操到,叶修话音没落多久就看见老板娘领着一个妹子走了进来。酒吧的常客们对那个妹子表示了欢迎:“唐柔妹子回来啦。”“嗯。”那个妹子点了点头。
叶修注意到这个姑娘年龄不大,但似乎和酒吧的这些常客很熟。
看来唐柔在这个酒吧里待了不少时候了。
老板娘和唐柔在酒吧打了一圈招呼便回到了吧台边上。“呼,总算啊。”陈果坐在吧台的另一边,拿起了叶修刚刚调好放在了桌子上的酒,一饮而尽。
叶修手上的动作顿了顿,刚想提醒陈果这是一杯鸡尾酒,陈果就已经搁下酒杯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唐柔拍了拍陈果的背,“果果,这是一杯鸡尾酒。”叶修有些惊讶,能通过看就区分各类酒,这种观察力,非同小可。
陈果听完后嗔怪的看了叶修一眼,叶修摸摸鼻梁,讪讪的说:“老板娘,这是那边那个客人点的。”
陈果:“……”
气氛一度尴尬,唐柔圆了个场:“你是新来的吧,我还没见过你呢。”侧头看向陈果,“果果你不介绍一下吗?”说完冲陈果眨了眨眼。
陈果心领,对叶修说:“这是唐柔,我们这酒吧的保镖头。”叶修:“……”陈果一看叶修那表情,心中不爽了。她是个风风火火藏不住事的直性子,当场就回道: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啊!保镖头子怎么了?”“没什么没什么,”叶修见老板娘不开心了立刻收敛了自己的表情,顺着她的话向下说:“这是没想到这种看起来安静温柔的姑娘这么彪悍。”
唐柔不知道被叶修话里的什么逗到了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陈果看唐柔没放在心上便也就宽心了。“这是叶修,我刚招的调酒师。”
“你好。”唐柔冲叶修伸出了手。叶修也伸出手和唐柔握了一下,“你好。”

北欧神话【二(上)】

总算把世界观引出来了
再来1到2章吧,就把军部副本引出来
(下)应该会下午写出来吧(大概吧)
废话不多说,放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于是,叶修就在陈果老板娘的酒吧里做了一名伪.未成年调酒师。他人长得算是极其好看的了。但他当年诞生用的躯体还要好看。
可惜他当年的躯体被那群阿瑟神族做成了主星际里的承载体,这几百年来他只能靠一个神智化魂,东奔西走,收集材料,炼化了一个可以容纳他全部力量的躯体,也就是他现在用的这个。想当年他神智下逃凡间,落在了一个叫中国的神奇国度。在见识到了中国人的暗器和各种文化后,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在中国落了脚。每天都会发出类似于“哇!好神奇啊!原来这细细长长的东西可以这么用啊!”“哇!原来这布带子也可以这么用啊!”这类的话。所以他这次炼造身体的时候用的面容是专门调整过,是他身为伊米尔时的,再加上一点东方人的特征,如黑色瞳孔,黑头发,泪痣等等。
他可是很认真的炼造了这个躯体,但他现在和这躯体还不算太融合,力量有些使不出来。
不过这也没什么,叶修低头垂下了睫毛,手下调酒动作不停。再来一次而已,自己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化神,去守护霜巨人一族。
化身的方法其实有很多,但他能用的就只有一个:在人间攒满足够多的名望和好感度。
但是,这有一个很坑爹的地方,就是,他这具身体,是个o。
对,没错,就是个o。
o的社会地位很尴尬。说高不高,说低不低。虽说有俱全的法律来保护o,但人们心中还是认为:一个o吗,在家待着相夫教子就好了,不要出去瞎折腾。
他当年也不是没想过用a或者b,但他的本源力量算是水,和a、b的身体都有一点或多或少的抵触。
一个o在这样的环境中怎样获得足够的名望和好感?又只有一条路——考入军校,成为一名军人。
他已经预感到了,在6年后,也就是这具身体20岁左右的时候,虫族,又会卷土重来。
幸好,他现在才14,还没发育完,暂时不知道是a,b还是o,所以一定要在16岁发育完整之前考进军部去。23岁开始发情期,这中间的时间让他毕业是绰绰有余的。

北欧神话【一(下)】

前方ooc,ooc,非战斗人员请尽快撤退
all叶副本在军校的时候开
其他大概没什么啦
看过文的小天使们,mua



“叶修啊,”陈果给他找了一条高凳,方便他坐着调酒,“名字挺好听的。”
叶修冲她感激的笑了笑,坐了上去。
虽然他不需要,但老板娘的心意他还是感受到了。
仔细看看桌上的酒瓶,在看过一遍后叶修深呼吸一口气,双手交于胸前。平复了一下,然后开始了准备。
双手配合不快但井然有序,不说令人赏心悦目,但也让人感到放松。陈果这才注意到,叶修他的人虽然还没张开,但手却发育的不错,骨骼纤细,指节分明。陈果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叶修的手,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自己这手居然被比下去了。她又神游了一会,再回神时发现叶修已经把准备工作做好,开始调酒了。
加入白兰地1/3,可可甜酒1/3,鲜奶油1/3,豆蔻粉少量。 拧上盖子,摇一摇。冰块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,咋一听还带了几分清凉之气。
叶修他把酒倒在了杯子里,伸出手按住了杯底,轻轻推到陈果面前。
冰块化成的水珠为那只手填了一点晶莹。
“老板娘,尝尝吧。”
陈果看了一眼眼前的酒,拿起来用唇抿了一小口。
有点辛辣,但香甜占很大一部分,还有浓郁的可可味。“嗯。”她不喜欢喝鸡尾酒,但不可置否,他调的非常不错,如果爸爸在这,大概会大呼奇才。
“你调的不错,”陈果看着叶修那双闪亮亮的眼睛笑道:“你被录用了。”
“呶,那里是楼梯,走上去最后一间是你的房间。现在还是储物间,但明天白天我帮你收拾一下。”陈果指着隐在暗处的楼梯解释道。“没事,我有床睡就好了。”想他被阿瑟神族追杀得满世界乱跑的时候,露天又不是没睡过。
陈果却不知脑补了什么,面色复杂的看着他,然后摸了摸他的头,“今天已经晚了,你先上去睡吧,明天晚上再开始吧。”
第一次被摸头的叶修:“……好。”

北欧神话【一(上)】

来了,第一章
带伞哥
下不知道会不会更(大概会吧)

放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星际3710年,夜
黑暗中灯光晃动带来的光影,在黑密之中一明一暗
半响有人开口了,“他在哪?你看见了吗?”“没有。”“你呢?”“也没有。”领头的听完气急败坏,忍不住开口骂了几句。
过来一会有人小心翼翼的开口“那头儿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领头的一甩手“先回去,等上面的情报下来,反正我们现在也不急于一时,伊米尔现在重伤未愈,我们有的是时候抓住他。”
于是一群人拥簇着那个领头的走了。伊米尔蹲着阴影里,面色不定。听着最后一个留守的人也走了,才拉起了衫帽,朝远处的灯光走去。

奥丁,你还是这么不留余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兴欣酒馆
晚上的狂欢已经开始,爆破般的DJ声,男男女女高举酒瓶,疯狂扭动着身体。伊米尔拉高了领子,走了进酒吧。从无数试图煽动他一起跳舞的人中穿过,在吧台前站定。“老板娘,我听说你在招聘调酒师。”
陈果看着面前这个东方面容的小孩子,心中有些诧异。她走出了吧台,半弯腰看着伊米尔,“小朋友,你真的是来应聘调酒师的吗?”“……”完了,忘了自己的身体刚炼出来,还是一个13岁的孩子。
“对的,”伊米尔微微抬头,面不改色“我离家出走了,希望找份工作,暂时养活自己,以后再说。”
“是吗,”陈果眉一弯,叹道:倒是一个自立的孩子。“那好吧,阿姨先收你,但调酒你会吗?”“会的,老板娘。”“那来试试吧,”陈果帮伊米尔推开吧台的门,强调道“叫我阿姨。”
伊米尔难得的愣了一下。别看他现在是个小不点,但他诞生到现在已经上万岁了。让他叫一个看起来20多岁的小姑娘阿姨……
伊米尔顿了一下,还是叫道“老板娘。”
“好吧。”陈果顿了顿,不勉强他。
想起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,便问道“那你叫什么啊?”
“啊……这个嘛,”伊米尔这个名字是肯定不能用了,别说成神了,一出门肯定就会被那些阿瑟神族砍死,“我叫,叶修。”

北欧神话【楔子(上)】

算是再发一遍吧,微修
刚刚看见了(下)的
2000多阅览 6热度
你们能感受到我的绝望吗
再次声明:不定期更新,lof主学生党,常年失踪人口


“最后一战!这是最后一战!伊米尔已经被奥丁打成了重伤!不可能再制造霜巨人了!我们只需给予巨人们最后一击!一切就都结束了!我们将为布里报仇!”维力站在阿瑟神族的队伍前面大喊着,鼓舞那些懒散的神族的战意。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不就是伊米尔吗。那家伙已经受了重伤,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,怎么会对我们产生威胁。”神族中一人懒懒散散的回应道,话音刚落就获得了一大堆神族的赞同。
“对啊,这种家伙……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吧。”
“嗯,要不是说一定要来我现在就在家里呢。”
“霜巨人中也就伊米尔我们对付起来没有胜算了,其他家伙就算再多也不值一提吧。”
维力皱了皱眉,虽然很不赞同,但也没有灭他们的威风,只是开口提醒道“反正一切小心,切记不可大意。”
“嗯。”下面想起一阵附和声,却没有再讨论什么。
维力点了点头,带领他们向霜巨人的领地出发。
伊米尔,一个霜巨人。但他不是普通的霜巨人,他是霜巨人之祖,拥有最纯净的霜力量和最令人惊艳的面容。以俊美而闻名的阿瑟神族之祖布里的面容就是模仿伊米尔而长,但不及他二分之一。
此战,是他们两族之间的最后一战,今天过后两族之间就再也无法和解了,必定要争一个你死我活。想起来那个温暖的男人,维力心中一叹,倒是可惜了伊米尔那个温柔的人。
身后的奥丁走到了他的身边,声音不大,却有着一股穿透力:“出发!此战我们必胜!”
下面的战士们被这气氛感染了,随着节奏一起吼道:“此战必胜!”
“此战必胜!”
“此战必胜!”
奥丁借着将士们一句句驱赶恐惧和鼓舞士气的齐吼,小声的交代了维力一句:“能把伊米尔劝降,尽力劝降。”
维力点了点头,表示他知道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伊米尔!你不为我们霜巨人族想想吗!你心中有民族大义,两族和谐,但阿瑟族心里未必有!你这么做,就是去送死!”
“……何必这么说呢?你我都知,不论如何,我必须这么做。”伊米尔拿起长老手中夺过去的斗篷,理了理,披在了身上。“再说,我投降可不是为了什么狗屁两族和谐,名族道义,只是为了你们能好好活下去。”对着水纹镜里昳丽优雅的人笑了笑,拿起来桌上的投降文卷,侧身越过长老,顺便拍了拍他的肩。“就算死了也不过是从头再来过一遍罢了。”反正人间没什么值得他留念。
长老其实并不老,比伊米尔要小上不少。只不过这些年来陪伊米尔出生入死,情义也算不错。能力在那里,地位自然也不会低。伊米尔在门口站定,想了想,觉得自己就这么一走,有点不负责任,就又说了几句“我去了以后,你带人去老地方躲一躲,我和奥丁见了如果谈不和我会以自爆做要挟。”说完顿了一顿,“我也不一定会死,你不要伤心。”
“谁会伤心啊,混蛋……”长老慢慢蹲下,抱住了自己,把头埋了进双膝。
“……那我走了,你保重。”
伊米尔走了出去,一直一直走,没有回头。他知道,自己这一回头,怕是再也走不了了。
在伊米尔看不见的地方,长老慢慢哭了出来。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,“吧嗒”落在地板上,直接化成了一片霜花。如同他说不出的爱恋。
说不出,放不下。
想他陪伊米尔那个混蛋南征北战那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掉眼泪呢。果然是混蛋啊。所以,一定要回来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战场上,冰和火的一次次碰撞,不断加快加深战斗的氛围。
“伊米尔,放弃吧。”奥丁慢慢的走向半跪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防止倒下的伊米尔。
“整个霜巨人族就来了你一个人,虽然你很强,但你忘了,你已经受了重伤了吗?这样的你,还有什么赢得胜算,嗯?”
伊米尔笑了笑,奥丁又不禁看愣了。虽然看了那么多次,虽然他一直是他最强劲的敌人,但不可否认,伊米尔,真的,很美。那种美已经超越了性别和种族。
“我知道我赢不了,所以一开始我是来投降的。”“哦?”奥丁挑了挑眉,不置可否。“但在我看见你们的时候我改变主意了,”伊米尔用重剑撑地,慢慢站了起来,虽然很慢但却如他诞世的时候那样,义无反顾,永不回头。奥丁恍然间似乎知道,他的劝降计划是行不通了。
“没试过怎么知道能不能赢?”

北欧神话【楔子(下)】

接上文
不定期更新,lof主学生党,常年失踪人口
我觉得了,要写all叶同人
就是这篇不羞的小伙伴伴他成神,怎么样,刺不刺激?



伟一下子怒了。
作为全族的意志领袖,没有人比他更爱自己的族。他甚至坚信自己的族是最强的,在这一战不可能败。
伊米尔的话很委婉,却又很直白。意思很明显,就是说:本来想投降的,看见你们发现你们一点也不强,那就打打吧。
听在每个人耳朵里意思都七七八八差不多,但思想感情不一样。在伟的耳朵里就是在蔑视他们阿瑟神族。这怎么忍?忍不了,绝对忍不了。
于是伟提起剑就上了。
伊米尔暗暗点了点头,他说那句话就是那个意思,刺激他们,最好失去理智。
“你敢藐视我们一族!?你现在就是一块案板上的鱼肉,看我不剁了你!”
“切,我好怕啊,堂堂阿瑟神族诶,真把我剁成了肉怎么办?”伊米尔站在原地,双手握剑拔起来插在地上的重剑,右手抓住剑,转了转,算是活动了一下手腕。
维力对这个捣乱的弟弟恨铁不成钢。伟如果以后还对伊米尔的垃圾话没有抵抗力,那以后辅助奥丁估计就轮不到他了。
侧头看了一看奥丁,发现他面色不变,只是一直盯着那边。维力也说不定他这个哥哥是在看伟还是伊米尔。维力想看久了有些头疼,想去营救伟,但刚拔出剑就被奥丁按了下来:“按兵不动,看看伊米尔要干什么。”“好。”维力点了点头,把目光投了过去。
“你想干什么?”战场中央伊米尔和伟面对面对峙着,伟虽然已经被伊米尔一句接一句的垃圾话喷的怒火中烧,但依旧清楚自己单干是干不过重伤在身的伊米尔的,便努力压下怒火,冷冷的回了一句。
“我要干什么?你不是很清楚吗?就是来投诚的……”然后自爆。
“你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“什么花招?没有花招。你问自己回去和奥丁说。”没有花招,只有实招。
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飞了回去问了奥丁。奥丁了解情况后,思索了一下,便让伊米尔过来。在他心里伊米尔已经回天乏术了。在他临死前看看他刷什么花招也好。
伊米尔一步一步走进阿瑟族的军队,步伐稳定,丝毫看不出他的半神格正在拼命压缩。
很少人会选择自爆。因为太疼,实在是太太疼了。自爆后,是神格爆裂,神力对其他的神格造成自噬毁灭,但自爆人的躯体完好无损。
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以一什么样的心情自爆的,只知道,在他自爆前伟和维力惊慌的神情,以及数人在奥丁的控制下飞扑而上,为奥丁遮挡自噬力。